首 页  |  工作动态  |  政策文件  |  调查研究  |  学习园地  |  夕阳风采  |  养生保健  |  关心下一代  |  牵手活动  |  八方动态
(2013-12-5)
 
 
为梦想加油


 
便民查询
 
夕阳风采
韩泽:广福寺的回忆
发布日期: 2011-12-31  来源: 老干部局  浏览次数: 1117 次
 

     《南通窗》上年第三期,刊有张力生等同志所写的介绍海安广福寺的一篇文章,引起了我的一些回忆。
      解放前,在海安的众多庙宇中,有两座最大的,一为广福禅寺,一为祗树禅寺。广福寺在东后街,人称东寺;祗树寺在西后街。人称西寺。我小时候,家住海安西街,妈妈信佛,常带我去西寺。记得西寺养有两只白鹤,我给它们喂过水。妈妈还请西寺的堂主 ( 藏经楼主人 ) 给我讲过论语,说堂主比她自己讲得好。 
     东寺是我升入高小以后才去的。我读初小是在西街的明道小学。那时海安只有一所高小,即泰县县立海安第四模范小学,简称四模小。四模小就在东寺的东隔壁,两者一墙之隔。东寺门前有一小广场,能容四五百人。我上四模小的时候正值抗日时期,海安又地处前线,四十五里外的如皋即是敌占区。无论国民军共产党军来海驻扎,都会举行许多抗日群从集会,有些集会就在东寺门前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国民党军组织过儿童团。有一位孙大队长(不知什么大队)是我们的头儿,名叫孙如璩,灌云人。他常在傍晚放学后教我们唱歌,地点就在东寺门前。《长城谣》、《河边草》、《巷战歌》、《九月十八又来临》等等都是他教的。记得“九月十八”那首歌第一次教时,歌词中有两句是这样的:“中国的军队有好几十万,恭恭敬敬让出了沈阳城”。隔了不久,孙大队长说要改一下,改成“中国的军队有好几十万,悲悲惨惨退出了沈阳城”,理由没有说。许多年后我才知道,这关系沈阳失守的责任问题。是张学良的军队不战而拱手让出沈阳呢,还是蒋介石下令不许抵抗,东北军实为无奈呢?“恭恭敬敬”是前者,“悲悲惨惨”就是后者了。看来孙是赞成后者的,但不好明讲。不过,张学良暮年对唐德刚说,是他自己不让抵抗的,不是蒋介石的责任,还待史家考证了。
     东寺门前有一次集会是禁烟的(当时有个六•三禁烟日)。我们学校的马老师在会上作了慷慨激昂的演说。说到动情处,他说“如果我们的四万万同胞都沉迷不醒,岂不成了四万万条肉棍子吗!”这本是极悲凉的叹息,可恨我们这些小孩子太不懂事,觉得“肉棍子”三个字好玩,就只记住了个“肉棍子”;最可恶的是,竟把“肉棍子”三个字同马老师连起来,见到马老师就悄悄说“肉棍子来了”,于是哄然大笑。马老师问笑什么?我们不说,更笑。日久,马老师好像知道了,很生气。我在这里向马老师道歉了。
      在东寺门前我还有过一次危险的演出。那是海安第二次沦陷之后了。学校已改名海安小学。校长姓姚,不记得为什么我们都恨他。他是个酒糟鼻,我们背后就喊他“姚红鼻子”。1943年夏小学毕业。离校那天,我和孔庆平、韩良忱共同抬一张书桌往家走。那时学校桌凳不够,要学生自带,孔庆平带了一张同我合用。我们抬出校门,走过东寺时停下来歇息。不知谁出的主意,来个审判姚红鼻子。于是就把桌子抬到庙门口,我坐到桌后的门洞里扮法官,孔庆平当差人,韩良忱扮姚红鼻子,我把桌子一拍,说:“把姚红鼻子带上来!”孔庆平就揪着韩良忱往上带。正在这时我看见在他们背后的陆家巷口,出现一个日本鬼子,向我们这边走来。东寺的西隔壁是日本人的兵营,海安人称“山下司令部”。他应该往兵营走,却向我们走来了。我轻轻喊一声“快跑!”就一齐翻身入庙,往后跑了。待回头一看,只有良忱,没有孔庆平。我和良忱走出东寺后门,绕过学校,到陆家巷口一看,鬼子不见了,只孔庆平一人在。我们问他刚才为什么不走,他哭丧着脸说,我桌子在这里哪!原来他是护桌子的。刚才鬼子怎样啦?他说那鬼子喝醉了,跟他嘻闹一番,被兵营里鬼子看见,把他叫回去了。大家一颗心才落下来,继续抬桌子回家了。
      1945年暑假后,我就读的海安私立育才中学停办了,我便在家自修。正儿八经地为自己办学,把居室起名为“精勤自修室”。自修室有章程有室训有课程表。室训就是老诅宗韩愈的那句名言:“业精于勤荒于嬉”。课程表上除列有初三年级的主要课程外,也有劳作,即刻啚章;也有娱乐,即下象棋;还有体育,即去东寺和立发桥都天庙玩。下棋和出行的主要同伴是王其钰、韩良忱。去东寺不少于五六次吧。
      东寺己显败落,好像很久没有善男信女前来供奉了,庭院空落冷清,少数僧人在维持着。东侧小院是方丈室。通住小院的圆门上方有一横匾让我感兴趣。匾上“方丈”两个字写得很别致,方字的一横向左伸出很长,丈字的一捺向右挑出老远,好像两个对打的人,一炫拳术,一逞腿功,劲道十足。一次我们进入方丈室,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和尚,大约是方丈,见了我们十分客气,请我们进去坐,还倒了茶。老和尚问我们的姓名和学习情况,我们一一作了回答之后,我趁饥问了一个很幼稚的问题:西方极乐世界的人也吃饭吗?老和尚笑道;他们己不是人的凡体,花香露水足矣。
      又一次去东寺,听说一位和尚在闭关。我们好奇,就去探望。在方丈室对面有三间屋,西边一间敞开着,有板壁与另两间隔开,板壁上没有门,只开一约一尺见方的小洞,洞口插着活动小门,是送饭用的,闭关僧人就在里面了。僧人闭关是为了隔绝尘世纷扰,求得清净,是不可以打扰的。可我们不懂事,好奇心驱使,轻轻敲了敲洞口的小门。一会儿小门拉开了,见一位僧人面容清瞿,仙风道骨,像有学问的样子。僧人见外面站着两个少年,便问:两位小施主有什么事吗?我们说没有事,是看望师父的。僧人说,谢谢,我很好的。我们问,师父闭关多少天呢?他说一百天。问:闭关就是每天唸佛做功课吗?僧人说,这次主要是参研法华经。法华经,知道吗?我说知道。僧人说,法华经全称妙法莲花经。莲花比喻佛经经典的洁净美丽,花实俱有,花开即佛因,莲结即佛果,即因即果,即果即因……我听得似懂非懂,以上的话,还是许多年后才大体明白的,当时只是点头,听完说谢谢师父。谈话间,我从小窗里看见,里面两间屋,有板壁隔着,内间大约是卧室,外间是佛堂,靠窗的书桌上放着打开的经卷,窗外是竹影婆娑的小院。在当时动荡的时局中,守住这份宁静也属不易。
     第二年开春我去泰州读书,以后参加革命,在外工作,再没有去过东寺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离休后在家多住了几天,去海安中学参观。海中校址包括了原先的四模小、东寺和其他地方。四模小的痕迹一点也不存在了,东寺呢,尚存一座大殿,在众多教学楼的包围之中,已不是原先印象中的高大雄伟,而是显得矮小了,后来又听说大殿被整体搬迁,广福寺在另一个地方重建了。它们的痕迹,在大地上消失或基本消失了,在我的记忆里却是鲜活地保存着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12月9日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江苏省广电厅离休干部  韩泽作品

 


 






TOP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

 
 
中国徐州中共泉山区委老干部局 苏ICP备05003802号
电话:0516-85936020 电子信箱/邮箱/Email:qslgbj6196@126.com 地址:徐州市淮海西路30号 网站建设:徐州金网